我的古琴老師梅曰強先生

民國八十五年五月,由北市國主辦,郎毓彬製作,舉辦了一次最盛大的古琴演奏會,邀請七位琴家來参與,我的任務是到桃園機場去接尚未到來的梅曰強老師.下午兩點多,我和內人就趕著到機場去接機,沒想到飛機慢點,延遲到五點纔到達,當我倆正著急著尋找從未謀面的梅老師時,見一著西裝,滿頭汗,四處張望,一臉焦急的長者,連忙上前詢問,果正是梅曰強老師,刻不容緩的立即飛奔台北,趕赴晚上七點的古琴雅集.
回到台北時,雅集剛開始不久,李禹賢老師正在談他琴曲風雲際會的打譜經過,接著是有如老僧入定的鄭抿中老師彈奏岳陽三醉,瀟灑活潑的謝孝苹老師彈奏秋塞吟,流暢如歌的陳長林老師彈奏龍朔操.當輪到梅老師彈奏山居吟時,一聲聲的琴音,幻化成的一片片景象:那高低崎嶇的山路,踏著顛撲上下的步伐,迎面而來不斷變化的景色,悠閒恬靜的山居情境.音樂竟然可以形塑出如此豐富的情景,簡直有如生花妙筆啊! 應大家熱烈的要求,梅老師再彈了他所擅長的梅花三弄,那一幅幅畫面,遠景的,近景的,動態的,靜態的,再次生動的在我腦海裡映現.所謂的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,令人讚賞!而如此的如詩如畫的音樂更是令人讚嘆!
有美人兮,見之不忘,一日不見兮,思之若狂.當年七月,我與內人就等不及的排除一切雜務,飛往大陸找梅曰強老師學琴.我們先飛到南京機場,梅老師去接我們,再一起坐長途巴士到揚州.那時梅老師剛從南京搬到揚州東關街剪刀巷不久.開門見山的我跟梅老師表明想學梅花三弄及山居吟,但因梅花三弄的譜梅老師尚未整理出來,所以就以傳統的方式,梅老師示範一小段,我學一小段,驗收糾正後再進入下一小段.經過每日八小時以上的學習,七日間終於將整首樂曲背下.之後,每年我都至揚州兩三次,拜訪梅老師以及學琴,也因此認識了斲琴大師馬維衡先生,進而建立深厚的交情.
梅老師為人率真,有錢則請學生上館子、喝咖啡,沒錢則在家親自下廚、泡茶,外省來學琴的學生,供住供吃回家還供車資,故雖時有進帳,但始終身無分文.梅老師亦擅書畫,尤其喜歡畫梅,幾年下來很珍貴的收了梅老師二十幾張的畫.
古琴音樂,尤其是傳統的文人古琴音樂,有如傳統文人的文章一樣,必須有想呈現的內容,必須有起承轉合的架構.在未遇到梅老師之前,我總覺得未能將心中的構思完整的從琴曲表達出來,就有如空有滿腹的想法卻寫不出一篇好的文章,原來是我懂的彈奏手法太少,就如同,會的詞句不多,那能寫出好的文章.這輩子,很幸運的遇到兩位古琴老師,孫毓芹老師帶領我進入文人的古琴音樂世界,梅曰強老師教導我完整的彈奏手法,方能讓我在古琴音樂中,上下古今,悠遊天地.感謝兩位老師!!感謝上蒼!!